<address id="n79tt"><th id="n79tt"><progress id="n79tt"></progress></th></address>

<sub id="n79tt"><listing id="n79tt"><menuitem id="n79tt"></menuitem></listing></sub><form id="n79tt"><nobr id="n79tt"></nobr></form>

      <noframes id="n79tt">

        北京限行處罰今天動真格 違反規定將罰款一百元

        更新時間:2021-07-29 18:39:08 作者:劉文君 閱讀:5944

        中國政法大學的莫世健教授每周一都要開車去北京昌平校區給學生上課,但是10月20日這天,他必須乘公交或校車前往,因為他的車牌尾數為“1”,根據《北京市人民政府關于實施交通管理措施通告》,屬于周一停駛車輛。

        北京市交管部門17日公開表示,限行措施實施的第一周主要對違規車輛進行勸解,但從第二周也就是10月20日開始,交管部門將充分應用電子眼等高科技非現場執法設備,對遍布五環以內的主要干線、環路實施無縫隙監控,凡是違反限行規定出行的,依法處以100元罰款。

        “通告要保護的長遠利益是為了大氣環境和減緩交通擁堵,是為了保護公共利益,但是該通告沒有說明北京市在作出這個決定時,其法律依據是什么?作出決定的程序是怎樣的?”莫世健教授10月19日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

        對于車輛尾號限行的法律依據,眾所周知是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九條。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楊小軍解釋說,這一條款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根據道路和交通流量的具體情況,可以對機動車、非機動車、行人采取疏導、限制通行、禁止通行等措施。這個條文,過去我們一直把它理解為臨時性的疏導、限制、禁止,比如說跑馬拉松等等。但是,現在出現了新情況,如果真的要將車輛限行固定成為一個制度,這個條文所包含的意思就不是臨時性的,而是長期的,甚至可以成為永恒的。

        對此,莫世健有他自己的看法:“現在北京市出臺的實際上是一個政策,而并非第三十九條規定中所指的‘措施’。況且,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一條還規定,‘有關道路通行的其他具體規定,由國務院規定’,所以,有關車輛尾號限行的規定應該由國務院作出,而不是市政府。另外,限行規定涉及到市民私權,應該就此召開聽證會。”

        “我自己買了車,上路卻受到限制。根據物權法的規定,‘侵權’是不可回避的事實。”不少車主認為限行措施違反了物權法。

        針對上述議論,中國政法大學的馬佳昌博士告訴記者,限行措施針對的只是車輛的使用權,而不是車輛的所有權,所以不能適用物權法。

        “車主的用車權是從物權中派生出來,物權法對物的歸屬和利用都進行調整,并明確國家、集體、私人的物權和其他權利人的物權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汽車屬于動產,物權法第三十九條規定,‘所有權人對自己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的權利’,所以,汽車的使用權同樣受物權法保護。”莫世健并不同意馬佳昌的說法。

        采訪后記

        另據記者了解,尾號限行措施施行的時間段為2008年10月11日至2009年4月10日。

        “這說明限行措施施行含有試驗、臨時性的意義,北京市政府也在力求通過實踐找到維護公共利益和尊重公民權利、自由之間的平衡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專家對記者說。(陳煜儒)

        擴展閱讀

        歡迎留言:

        暖暖直播免费观看日本